当前位置: 专题 >> 龙泉史话 >>

王宫午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7-06-01 来源:


  审鸡蛋案

  原先, 王宫午的哥哥在省头当官。王宫午看到老百姓经常被财主欺辱,气得不得了,就跟嫂嫂说: "大嫂,你给大哥说,让我当个父母官,我要给老百姓办事。"嫂嫂当真给他哥说了,他哥说:"好,先考考他有没有本事。"

  嫂嫂身边有两个丫头, 她煮了一个鸡蛋给当中一个丫头吃了,并给她说不要承认吃了鸡蛋。随后,她对王宫午说: "幺叔,我有十个鸡蛋,现在只剩下九个了,不晓得被哪个丫头偷吃了一个,你帮我审问审问她们。"              o

  王宫午问丫头:  "你们哪个偷了鸡蛋吃?"两个丫头都说没有偷,王宫午打他们,她们还是说没有偷。这下,王宫午就舀了两碗清水, 叫丫头各人喝一口漱口, 然后吐到碗里头。丫头不晓得是计,当真喝了一口,又吐到碗里头。那个吃了鸡蛋的丫头吐的水里头有点儿蛋黄黄, 王宫午就审出了是哪个丫头偷吃了鸡蛋 。

  嫂嫂高兴眯了,就说给他大哥听,于是,大哥就叫他去简阳当父母官。 

  讲述人:鄢富庭  男  74岁  文盲  龙泉乡新光村十四组                         

  搜集整理:黄传芬  刘启昌

  采录时问: 1986年7月

  采录地点:龙泉乡文化站

  流传地区:龙泉乡  

  审土地菩萨

  王宫午上任后, 就带着民工开始修简阳县北门大桥。

  附近乡坝头有个小伙子,一天, 他妈拿给他一砣线, 喊他到城里去卖,然后买斤棉花、称斤盐回家。小伙子拿着线砣砣走到修桥这里, 看见王宫午拉石板很费力, 就跑过去把线砣砣搁到土地庙门口, 然后帮着拉。等他拉完石板转来一看,线砣砣不见了,小伙子急得来立在庙门口哭。王宫午过来问他: "你哭啥子?"小伙子说:"我妈喊我进城卖线砣砣, 然后买斤棉花, 称斤盐回去。 刚才, 我把线砣砣搁在庙门口过来帮你拉石板,线砣砣就被人拿了。"

  王宫午一听,马上喊差人告诉大家,说要在庙子里审土地菩萨。进城的人一听,都觉得稀奇,就挤过来想进去看。王宫午就喊要看审土地菩萨的人每人丢三个小钱在庙子门口的钵钵里,才准进去。

  等钵体装满小钱后,王宫午才对大家说:"各位父老乡亲,我审土地是假的,我收钱是给这位哥子的。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妈妈, 妈妈纺了一砣线叫他进城卖了买斤棉花,称斤盐巴回去,他走到这儿看到我拉石板费力,就把线砣砣搁在这座庙子门口, 结果被人偷了。这位哥子又有孝心又帮大家做好事,大家都凑点钱帮他。"说完,王宫午也从身上摸出三个小钱丢在钵钵里 。

  那些看热闹的人一看大老爷都在给钱,于是又丢了好多钱在钵钵头。

  讲述入:游开清  女  49岁  初小  龙泉乡新光村十三组

  搜集整理:黄传芬  周厚贵

  采录时间: 1986年7月         

  采录地点:游开清家

  流传地区:龙泉乡

  一挑柴卖一千二

  一天, 一个妇人担了一挑柴到周家场(周家场:今简阳县周家乡。)去卖, 王宫午戴顶垮垮草帽(垮垮草帽:很旧、已经烂得垮下来。)远远地走在她后头。

   一会儿, 从后面走上来四个提劲打靶(提劲打靶:虚张声势,逞强耍霸。)的二流子, 他们横冲直闯, 王宫午赶紧让到路边上。几爷子(几爷子:蔑称一些人。)看到妇人长得很漂亮,便说起吊话(吊话:下流活。)。第一个说: "这挑柴我敢给一百块钱。"第二个说: "我给两百块。"第三个说:"我再添一百块。"第四个说:"四喜发财,我给四百块。"妇人晓得几爷子是二流子惹不起, 就不理他们, 挑起柴大步地走到柴市上去了。

  四个二流子走到场上一家茶铺坐下,大声武气地喊倒茶, 堂倌赶紧过来把茶给几爷子泡起。王宫午也走到茶铺门口, 他微微一招手, 跟在侧边的差人马上走过来, 王宫午给差入说: "你们赶紧到柴市上去喊刚才那位大嫂到这儿来。"随后,他也进了茶铺。

  差人在柴市上一看,见妇入的柴还没有卖脱,  就上前说:"大嫂,把柴挑起跟我们走,我们大老爷有事找你。"妇人想:大老爷喊我有啥子事呢?是不是我戳拐(戳拐:发生差错。)了?只好挑起柴跟差人走 。

  到了茶铺, 王宫午叫妇人坐下, 然后走到几个二流子身边 , 先问第一个二流子: "哥子, 你刚才说愿出一百块钱买这位大嫂的柴吗?"是说了,啷个嘛?"王宫午又走到第二个跟前问:"你哥子说愿出两百块对不对?""对,大爷我有钱。"他又走到第三个跟前问:   "你哥子还要再添一百块,就是三百块吗? ""是啊, 啷个嘛?"随后,他又走到第四个身边问:"哥子的四喜发财,就是要给四百块是不是?""是又咋个?管你屁相干!"

  王宫午问完了,转身向茶铺头喝茶的人说: "大家都听到了的, 这四位哥子都要买这位大嫂的柴, 那现在就叫他们把钱拿出来 。"四个二流子一下就毛(毛:发火。)了,把袖子一挽, 砣子(砣子:拳头。)一捏,对王宫午说: "你这个鬼老头吃饱了没得地头屙,管起大爷们的事来了, 你的骨头想松一下吗咋个? "差人一看, 立即拿出铁链子一抖,说: "大胆,县大老爷在此,你们竟敢撒泼。"王宫午这下把垮垮草帽一揭,吓得几个二流子赶忙跪在地上告饶: "大老爷在上, 小的该死,我们是说耍的,哪儿拿得出这么多钱哦?""说耍的?"王宫午往桌子上一 拍:"青天白日,竟敢调戏民妇,这还得了,不拿钱就锁到县衙去。"旁边的茶客一听,都悄悄儿说: "碰到王赶场了肯定脱不倒爪爪(脱不倒爪爪: 推卸不了责任。) 。"四个二流子也晓得进了衙门没得松活的, 只好叫一个老几(老几:蔑称,此处指人。) 到主人家去借,  他们把一千块钱交了出来, 又向王宫午磕了几个头, 才薦梭梭地走了 。

  王宫午晓得妇女背这么多钱走不拢屋, 就派两名差人送她回家。走到半路上,差人一看前后左右没得人,就给妇人说:"大嫂,你今天得了一千块钱,还有我们的功劳哦。我们当差的一天到晚跟着大老爷到处走, 关(关:发。)的饷还不够买几双草鞋, 大嫂是不是给我们一人一百块, 这样你还剩八百块钱,也不少啊。"妇人想到差人也辛苦,就给了他们两百块钱。差人看前面赶场的人很多, 就走小路转去了。

  那晓得这件事拿给躲在岩岩侧边的王宫午所到了, 等差人一走,他绕上大路,用垮垮草帽把脸遮了起来,然后几步走到妇人跟前说:"大嫂, 听说你今天发财了, 一挑柴卖了一千块钱。"妇人没有认出他来,叹了口气说:"那是托王赶场的福,他好倒是好,只是手下的人不咋个。″"为啥子喃?""他叫差人送我回家,半路上就要走我两百块钱转去了 " "你不要冤枉好人罗!王赶场手下的人啷个会吃你的钱 " "不信你看嘛。"妇人说着把褡裢打开让王宫午数。王宫午晓得是真的,就没有数。他把草帽一揭,妇人一看吓豁了(吓豁了: 表程度很甚。)。赶紧说:   "民妇该死,贪心不足,求大老爷开恩。"王宫午对她说:"大嫂不要怕,跟我转去。"

  那两个差人这会儿正坐在茶铺头暗自高兴,王宫午走到他生们跟前说: "你们吃了大嫂的两百块钱吧? "差人见妇人也跟在后面,晓得拐了。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告饶 。王宫午说:"我手下留不得你们这样的人,马上卷起铺盖走。"一个差人一边磕头一边哭着说:"老爷,可怜我还有一家老小,他们都靠我挣钱养活,我丢了饭碗,他们咋个过哦!求老爷开恩,小的今后再也不敢乱吃钱了。"大嫂也在侧边求情。王宫午才说:"看在这位大嫂面上, 这回饶了你们, 不过一人罚一百块钱,统统给这位大嫂。"

  这下妇人那挑柴就卖了一千二百块。她回去逢人就说,于是,"王青天"的名声就传开了。

  讲述人:付孝顺

  搜集整理:刘华水  周厚贵  叶  涛

  搜集时间:1986年6月

  搜集地点:山泉乡文化站

  流传地区:山泉、茶店乡

  乱说话该打嘴

  有一家人,儿子在外当兵,留下媳妇李氏和婆婆在家,日子很不好过,顿顿都是红苕、玉米,想吃点饭都买不起米。

  有一天,婆婆对媳妇说:"媳妇,我想吃点稀饭。"媳妇说:"妈,明天我把那只花鸡婆逮去卖了,买点米割点肉给你老人家吃。"

  第二天早上,李氏给鸡喂饱了麻豌豆儿,提起就朝街上走。哪晓得走到一个学堂门口,鸡蹬脱了拴脚的谷草, 一扑就跑进了学堂。她赶紧跟倒撵进去,几个学生便把她拦住,问:"你跑进去做啥子?"她说:"逮我的鸡。"学生又说:"逮你的鸡?学堂头的鸡都是我们老师的,啷个会有你的鸡?"李氏对学生说:"刚才跑进去那只鸡就是我的。学生都说她乱说,高矮不准她进去,李氏就和他们争吵起来。         

  正好王宫午从这儿走过,看到他们在扯筋(扯筋:吵架。), 就问是啥子事。李氏说:"我男人当兵去了,家里很穷,婆婆想吃点稀饭,我就把鸡逮到街上去卖,那晓得走拢学堂门口,鸡蹬脱了谷草跑进学堂去了,这些学生横竖不让我进去逮。"学生对王宫午说:"她乱说的, 学堂头的鸡都是我们老师的,不信你问李掌柜。"李掌柜就在学堂隔壁开幺店子(幺店子:农村的路边小店、卖日杂用品或茶水、小吃等,也供行人歇脚。)他想到老师经常照顾他,就过来说: "是老师的鸡,我亲眼看见老师喂大的。" 

  王宫午就把学生、老师、李掌柜和李氏都喊到衙门头去。然后问李氏:"大嫂,你的鸡喂的是啥子?"李氏说:"喂的是麻碗豆。"王宫午又问老师:"先生,你的鸡喂的是啥子?"老师回答说:"喂的糠。"王宫午就叫差人把鸡的嗉子划开,结果,从里面滚出一地麻豌豆。这下,老师、学生、李掌柜都啄起(啄起:低下,埋起。)脑壳不开腔了。

  王宫午把惊堂木一拍,对老师和李掌柜说:"罚你们每天称一斤米,割一斤肉给大嫂一直到她男人回来为止。"随后又命李掌柜和那些学生各人自己打四十下嘴巴,边打边说:"我乱说活,该打嘴巴。"没得一会儿, 一个二个的嘴巴都打来肿起。李氏向王宫午磕了个头,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讲述人:毛兴发  男  81岁  文盲  龙泉乡新光村八组

  搜集整理:黄传芬  刘启昌  周厚贵

  釆录时间: 1986年7月

  采录地点:毛兴发家

  流传地区:龙泉乡

  断姻缘

  简阳城东有个舵把子叫郑文英,他的女儿放(放:许配。)给开米店的大掌柜刘金亭的儿子刘景龙。刘金亭的铺子垮杆(垮杆:此处意为破落。)后,郑文英就毁了婚,把女儿放给西门的舵把子(舵把子:哥老会码头的负责人。)李文玉的儿子。

  这天,刘景龙在挑水,看见郑文英走来,就喊:"岳父你赶场嗦? 郑文英吐了一口口水,说:"呸!你认错了人上错了坟,哪个是你的岳父? "刘景龙想起自己屋头垮杆了, 岳父也不认他, 晓得这门亲事没眼(没眼:没有希望。)了, 只好挑起水走了。

  郑文英走几步一想: 我刚才吐了他口水,可女儿的生庚八字还在他手头,咋个拿得回来呢? 于是又喊刘景龙转来,对他说:"你明天上午到我屋头来,我跟你商量件事情。""好,我一定来。"刘景龙以为郑文英回心转意了,他笑眯眯地挑起水回去了。郑文英想:这个傻宝(傻宝:傻瓜。),我喊他到屋头逼他拿生庚八字,不拿就关他三天三夜,饿死他,反正他没钱没势,也告不倒我。    

  第二天,刘景龙喊父亲拿出五吊钱,在城里买了一封点心,两斤肉,高高兴兴地到岳父家去了。郑文英一边说:"你家里这么穷,还买啥子东西来嘛!"一边叫丫头收下东西。

  刘景龙刚刚坐着,就问郑文英:"岳父, 喊我来有啥子事情?""我喊你三天之内拿一百五十碗宝珠来做彩礼。"刘景龙晓得是有意作难他,就说:"你这是嫌贫爱富!"郑文英说:"那又怎样?明给你说, 三天过后,你拿不出来, 我女儿就另外放人了。要不你把我女儿的生庚八字退给我。刘景龙又问:"你女儿是不是另外放了人户?""放了,放给西门上李舵把子的儿子。日子都看好了,八月十四卯时花轿就要来接人。你去告嘛,咋个? ! "刘景龙一听,一下就神了(神了:走神、发愣。)。

  这时,郑文英的老婆跑出来打圆场(打圆场:假意相劝。)说:"刘相公,我劝你还是把生庚八字退出来,免得关到黑房子头受苦,我们拿两百吊钱给你,你另外去找一个也好。"刘景龙没得办法,只好回家把小姐的生庚八字拿来,然后拿着两百吊钱蔫梭梭地回家,走到半路上的树林子头,坐在那儿直是哭。

  正好王宫午回城路过这儿,看到他,就问:"小兄弟,你在这儿哭啥子? "刘景龙眼泪巴巴地说:"先前, 我父亲是开米店的大掌柜,城东的郑舵把子把他女儿许配给我。现在我父亲的生意做垮杆了,郑舵把子就估逼我退婚,把他女儿许给城西李舵把子的儿子了。"王宫午又问:"你晓不晓得他们好久成亲?刘景龙说:"八月十四卯时。"王宫午一想,说:"好,八月十四一早,你到县衙门口等着。"刘景龙问他等着做啥子,王宫午说:"你不要问,到时候就晓得了。"

  八月十四卯时,郑文英发亲,好闹热喔!四十多挑陪奁连成一长串,吹吹打打地从东门朝西门走。再说王宫午白天下乡断案忙得团团转,把这件事搞忘了。这天,他正在茶铺头喝早茶,听到街上火炮(火炮:鞭炮。)连天,就问幺师(幺师: 旧时茶馆掺茶的服务员的称呼。):"哎! 外头出了啥子事?这么闹热。"幺师给他说:"啥子事?郑舵把子嫁女你都不晓得嗦?从前这女子是放给刘掌拒的儿,现在嫁给李舵把子的儿了 。"

  "哎呀!"王宫午赶紧喊差人跟着他走。他先到李舵把子家去送礼,人家问他啥子名字,他说:"我叫姜才来(刚才来谐音)。""姜大爷,你送好多?""八百钱。"人家就给他写上。他把钱丢在桌子上,就坐在客人席上的角角头。                  

  一会,送亲的到了,火炮也"乒乒乓乓"地放起来了, 随后花轿抬了进来。司礼先生大声武气地喊:"南方紫云凤,北方紫云龙,吉日良辰到,两朵紫云重。"喊完,他就去开轿门,王宫午一下就跑过去挡倒,说:"莫慌哦,时辰还没有到哩。"

  司礼先生把他盯了一眼, 说:"哪里钻出来的疯老头,人家要拜堂了,还跑来搅肇(搅肇:捣乱、肇事。)。快把他给我打出去。" 这时差人一下就围拢过来,把铁链子一抖,说:"哪个敢打县大老爷?"

  王宫午把垮垮草帽揭开,大家才看清他是县大老爷。司礼先生吓得来赶紧跪在地上磕头。王宫午叫抬匠把新娘、陪奁全部抬到县衙门头去,又叫差人把李舵把子、郑舵把子都带到衙门头去,然后一审,郑舵把子一下就蔫了,李舵把子看到要拐了,赶紧说退婚。

  王宫午又把小姐喊来问:"你愿意嫁哪家?"小姐说:"愿嫁刘家。"这样,王宫午作主,在衙门头给刘景龙完婚。又命郑舵把子腾出三间房子给刘景龙两口子住。

  讲 述 人:鄢富庭

  搜集整理:黄传芬  陈国英  刘启昌

  采录时间:1986年7月

  采录地点:龙泉乡文化站

  流传地区:龙泉乡      

  惩治扒手

  有一回,王宫午带顶垮垮草帽到贾家场(贾家场:今简阳县贾家镇。)去察访,刚走拢场口就看见五个摸狗儿(摸狗儿:扒手。)东瞅西瞅(东瞅西瞅:东盯西盯。),便阴倒(阴倒:暗暗。)跟在他们后面。

  摸狗儿看到一个女的在买菜,就挤上去伸手摸女的包包,王宫午就喊:"大嫂,这里的菜更相因(相因:便宜。)。"那个买菜的女人便走开了。

  摸狗儿调头盯了他几眼走了。王宫午又跟着他们走,走到柴市上,摸狗儿看到一个老娘儿买柴,又伸手去摸。王宫午又喊:"婆婆,你媳妇喊你。"婆婆一听也走开了。

  摸狗儿又调头盯了他几眼走了。王宫午又跟着他们走,走到猪市上,摸狗儿看到一个老头儿买猪,又伸手去摸。王宫午又喊:"大爷,你娃儿喊你回家。"老头一听赶紧走了。

  摸狗儿调头又盯他几眼,心想: 这个死老头才可恶喃!几次来搅肇,安心砸我们的饭碗吗啷个。几爷子互相使了个眼色,就朝小巷巷走,王宫午还是跟着他们走。刚刚走到没得人的地方,摸狗儿突然转身把王宫午围了起来,摸出刀子说:"你这个鬼老头,硬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们好多次给你递眼色你都不醒眼(不醒眼:不明白、不懂事。),安心来砸我们的饭碗嗦?"王宫午装得憨不呆呆地说:"人家都这么穷,你们还要摸人家,要不得嘛!""呸!管你要不要得,既然你点了我们的水(点水:告密。),我们就要照规矩弄你,今天把你的眼儿珠珠挖了,看你还点不点水。"王宫午哭兮兮地说:"你们挖了我的眼儿珠珠, 我咋个看得到走路呢?"摸狗儿说:"看不到走路才好。"王宫午又说:"你们当真要挖啊?""未必然是涮坛子(涮坛子:开玩笑。)的?""那我给你们的钱买眼珠珠行不行? "摸狗儿一听说钱, 便问:"给多少钱?"王宫午说:"给一千两银子买两个眼珠珠。"摸狗儿就喊他拿钱,他说搁在银铺头,摸狗儿就跟着他到银铺去拿。走拢银铺门口,王宫午给在当门转的差人使个眼色,差人就把铁链子拿出来一抖,把五个摸狗儿锁起来了。               

  王宫午把垮垮草帽一揭, 对摸狗儿说: "你们不是要挖我的眼儿珠珠吗? "摸狗儿一看,吓得跪在地下架势(架势:使劲不停地。)磕头,王宫午说:"今天我不打你们, 也不罚你们, 你们同差人一起去买床蔑席来。"摸狗儿搞不清楚大老爷要做啥子,就去买了一床回来。王宫午又说: "你们把席子的中间和四个角角割五个颈项那么大的洞洞。"摸狗儿割归一后,王宫午就叫他们把脑壳钻进去,然后由差人押起游街。

  赶场的人都来看稀奇,你挤过去,我挤过来,整得摸狗儿颈项血淋淋的。游完街,王宫午问摸狗儿:"你们还摸不摸人家的包包?"摸狗儿一个二个哭着说:"老爷,打死我们都不敢再去摸了。"王宫午又说:"一人给你们一百吊钱,拿去做生意。"摸狗儿磕头作揖地说:"感谢青天大老爷,不光我们不摸了, 我们还要劝兄弟伙也不要去摸了。

  从此贾家场就清静得多了。

  讲述人:付孝顺 

  搜集整理:刘华水  叶  涛  周培刚

  采录时间:1986年6月

  采录地点:山泉乡文化站

  流传地区:山泉,茶店乡

  〔附记〕     

  据简阳志载,王宫午系祥符(今河南开封辖)进士。咸丰初任简州牧,不到一年调任它处。传说王宫午为官清正,百姓称颂,为其立功德碑。

 

信息中心
周热点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