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龙泉史话 >>

张献忠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7-06-01 来源:


  传说明朝年间,张献忠赶骡子到四川,走到一个县城的公馆门口,骡子屙了一地的屎。公馆里的人就要张献忠把屎扫起走,张献忠硬不扫,公馆的人就把张献忠打了一顿。张献忠走到驷马桥时,他在荒坝坝头屙屎,没得纸揩屁股,随手扯了一把草来揩。哪晓得,一扯把蠚麻(蠚麻:荨麻。)扯到了,蠚(蠚:蜇。)得他的手和屁股火烧火辣地痛。他气腾了,心想,四川人硬是歪(歪:指人厉害,凶恶,霸道。)得很,人凶,草也咬人。对四川恨腾了。

  端午节挂陈艾的来历

  后来,张献忠起事,带领大队入马进四川,杀了好多的人,特别要杀有钱的。一天,他走到街上,看到一个妇女背上背一个大一点的娃娃,手里牵了一个小一点的娃娃,慌慌张张地看到张献忠他们一伙躲都躲不赢。张献忠觉得奇怪,为啥子她不背小一点的娃娃?便喊她过来问。妇女说:"背上的娃娃是我们隔壁家的,他们全家都被杀了,只剩下他一个,没爹没娘,好造孽(造孽:可怜。)哟。我牵的是我自己的娃娃。张献忠一听,觉得这个妇女良心好,杀了冤枉,便对她说:"你不用到处去躲了,回去在家门口挂一些陈艾,我们的人见了后就不进屋。"妇女听后,赶紧回去找些陈艾挂在门口,并且又告诉了周围团转的人,使他们也免遭杀害。这一天, 正是端午节。

  从此,每年的端午节,人们都要在门口挂些陈艾用来驱邪避灾, 纪念这个日子。

  "解手" 的来历

  张献忠把四川人差不多都杀光了。四川的土地肥得很,没人种,朝廷便下令叫湖广,广东两地的人迁到四川生活。湖广, 广东的人咋个舍得离开自己的老家呢, 硬是不愿意到四川。朝廷只好命令兵士把他们押来四川。怕他们半路跑掉,就用绳子把他们的手拴起来,连成一串。吃饭时一起解下绳子,半路要屙屎屙尿呢被押的湖广人、广东人就叫士兵把拴在手上的绳子解开。从此,人们就把屙屎屙尿叫为"解手"了。

  拆塔埋金银

  张献忠把有钱的人杀了后,收集了许多金银财宝,除了自己运走一些外,还剩好多无法带走。于是,他喊人把这些金银埋了,地点选在望江楼河里的塔底下。

  这个塔在河中间, 水淹起半截塔身,塔里头有一条大蟒蛇。有时候,还看得见蛇伸出头来喝水。

  张献忠派了一队人马,把河两头的水拦截起来,开始拆塔拆到一半时,没有发现蛇,倒发现了一个石碑,石碑上写着:

  修塔于成龙,拆塔张献忠。

  吹箫不同竹,一箭射当中。

  张献忠觉得好奇怪,咋个石碑上会写着他要拆塔? "一箭射当中"又是啥子意思?想来想去硬是弄不醒豁(醒豁:清楚,明白。),就叫人不要拆了,在其它地方把金银埋了。

  为了不让人把这些金银偷走,张献忠又派人把那些埋金银的人全杀了。这些人当中,只逃出来一个石匠,他隐姓埋名,到他快要死的时候,把儿子喊到床前,把埋金银的事说了,又说那地方在哪儿记不清了,只记得埋金银的左边埋有一条石牛,右边埋有一个石鼓。后来,就流传有一首歌谣: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数。

  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以后,张献忠和清朝的肃王作战,被肃王一箭射中死了,后人才知道石碑上几句话的意思。 

  讲述人:杨升奎  男  66岁  退休工程师  成都市灯笼街

  搜集整理:杨莱凤

  搜集时间:1988年12月10日                                  、

  搜集地点:杨升奎家中

  流传地区:成都市

  止马店的传说

  明朝末年,张献忠带着人马开进四川来。每到一个地方,就把那里的财主、粮绅杀了,把粮食分给穷人。他的腰杆上挂着一把亮晃晃的宝剑,听说是天神给他的。

  张献忠小时候读书很得行,一天,他放学回家,看到天上有两个太阳在打架, 觉得很奇怪。一会,一个太阳掉在他面前。他捡起一看,那东西像个筒筒, 一摇就变成了一把宝剑。宝剑有四尺来长,冷飕飕光闪闪的,只要你在这座山上一揺,那座山上的人的脑壳马上就会掉到地下。张献忠就给宝剑取了个名字叫"隔山揺"。                                 

  这天,张献忠带着人马杀到了龙泉驿的大兴场(大兴场:今龙泉驿区天峨乡政府所在地。)。走累了, 就在一个幺店子歇脚。刚刚坐下,他的马就仰起脑壳大叫,眼睛看着山脚下,伸出舌头直舔。

  张献忠就牵着马向山脚走去,到了一口水井前,马就不走了。井里的水清花亮色的,人站在井边很凉快。张献忠口正渴,就向一位大爷借来水桶打水。他一弯腰,看到井里头自家威风的影子正得意,"扑通"一声,腰杆上的"隔山揺"掉到井里去了。他赶紧叫士兵下井打捞,排了半天也没见宝剑影子。 "轰隆" 一声炸雷, 大颗大颗的雨密密麻麻地落下来。

  张献忠回到幺店子里躲雨,一声像雷响的山崩声,震得大家头皮发麻。张献忠急忙出门一看,对面山上的一座庙子倒了下来,把水井填了。            

  "是不是我杀人太多,神灵发怒了? "张献忠不敢多想,就带着人马返转成都去了。

  从此,这个幺店子就被当地人取名为"止马店(止马店:在龙泉驿区清水乡大兰村境内。)。"

  讲述人:谢福魁  男  56岁  农民  万兴乡大湾村一组

  搜集整理:林忠香  周厚贵

  搜集时间:1985年5月

  搜集地点:谢福魁家

  流传地区:龙泉驿区

 

信息中心
周热点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