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民生 >>

国务院研究为外卖员等灵活就业者购买商业保险!专家:应与传统工伤保险待遇相当

发布日期:2021-05-14 来源:红星新闻

5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支持灵活就业的措施。其中包括:研究制定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兜底措施,推动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户籍限制;开展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合理界定平台企业责任,探索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保险公司适当让利、政府加大支持的机制等。

长期关注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护问题的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教授表示,灵活就业人员,他们参加社会保险最大的需求是健康安全保障,也就是传统劳动关系当中的工伤保险。因为它是一种现实的工作风险,所以非常迫切。

▲街头等待的外卖员 资料图

>>现状

全国灵活就业人员达2亿人

劳动保障缺位问题逐渐显现

近年来,随着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的发展,催生了大量灵活就业人员,包括快递员、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等。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目前全国灵活就业人员达2亿人,灵活就业成为群众就业增收的重要渠道。近年来,随着灵活就业群体日益壮大,他们劳动保障缺位的问题逐渐显现。

多位从业人员都认为健全灵活就业群体劳动权益保障具有紧迫性。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邮区中心局邮件接发员柴闪闪,曾围绕这一问题发声。5月12日,他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社会对于灵活就业者的保障远远不足,单就参保制度就限制了他们异地参保。灵活就业者收入不稳定,目前社保缴费又不在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这些原因造成了他们不太愿意主动参与社保。

北京高碑店地区一快递网点负责人王先生也格外关注这一问题。王先生介绍,目前他所在的快递网点采用计件方式支付工资,每位员工每个月最少要完成6000件快递的投递,每件快递1.1元,工资保底6000元。大家每天从上午6点开始工作,到下午6点收工,中午可以有短暂的一到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位员工每个月会送到1万个邮件以上,工作强度很大,他们的工资在11000元到13000元之间。但因为是计件工资,没有“五险一金”,每位快递员只有商业保险。如果工作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或意外伤害,可以由公司买的商业保险赔偿。

王先生称,一些打电话来的求职者也很关心“五险一金”,但现实中公司确实无法提供。他希望快递员的社会保障能够逐渐跟上。

5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了制定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兜底措施和推动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户籍限制。这给柴闪闪和王先生带来了更高的期待。

▲网购催生了大量的快递员 资料图

>>探索

广东将网约工等八类特定人员

纳入工伤保险范畴

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提出,要“开展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合理界定平台企业责任,探索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保险公司适当让利、政府加大支持的机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回应了灵活就业者劳动保障的紧迫问题。

去年年底,某外卖平台外卖员送餐途中意外猝死,其家属追究工伤保险责任时,却被告知仅可获得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和3万元商业意外险赔偿。今年,某快递公司兼职快递员上班期间突发心源性猝死,事后公司表示该快递员非正式员工,对此没有责任。

柴闪闪表示:“大家一直迫切希望职业伤害保险能够跟上,因为这对于提高一个劳动者家庭抗风险能力非常重要。”他提出,现实中一些公司不愿意承担责任,使用劳务外包的方式,降低成本规避风险。

“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放宽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条件,实现社会保险法定人群全覆盖。根据我国现行法律体系,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就业促进法等构建了劳动者权益的保护体系。但就工伤保险制度来说,职工只有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才有资格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工伤保险研究室副研究员翁仁木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提出,大量新业态从业人员正在以一种灵活、弹性或自我雇佣的就业形式存在,以平台就业为例,由于从业人员只是通过平台企业提供的商务平台从第三方获取收入,并没有直接从平台企业获取薪酬,因此,目前多数情况下,平台不承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翁仁木认为,保障灵活就业这一庞大群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首要应该破除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捆绑的固有理念。

柴闪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已经注意到广东等地相关的制度建设已经在完善。今年4月,广东省《关于单位从业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等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的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开始实施,包括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网约工、家政服务机构劳动者、实习生、见习人员等八类特定人员纳入了工伤保险范畴。

▲灵活就业人员中,相当一部分是网约车司机 图据视觉中国

>>专家

用工企业为灵活就业者购买商业保险

应与传统工伤保险待遇相当

对于灵活就业者具体的职业伤害保障方式,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探索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保险公司适当让利、政府加大支持的机制”。

对此,娄宇介绍,目前国内职业伤害保障主要有单独建立基金和劳资双方自由协商两种模式。第一种模式是单独建立基金,就是企业给灵活就业人员单独建立一个基金,由他自己来购买保险、缴纳保费。因为灵活就业不能认定劳动关系,而工伤保险是严格的和劳动关系捆绑在一起的,所以机构就有了单独建立基金这种模式。第二种模式是劳资双方协商,也就是包括平台、企业和职工之间自由协商。自由协商参加哪种保险,除了不能参加职工的工伤保险,目前可以选择的是商业养老和商业意外事故险。

娄宇解释,商业意外事故险和工伤保险相比缴费比率更高,待遇要低一点。“商业保险缴费高待遇低,是目前困扰平台和灵活就业人员最重要的问题。”

娄宇分析,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保险公司适当让利、政府加大支持的机制”可能代表了未来的一种发展模式。他认为,这种方式与传统利来app登录的解决方案不同,是由商业保险公司设计的一种扁平化的不同于传统工伤保险措施的新模式。但到底保险公司适度让利让到什么程度?政府补贴又给多少?建立了这种“工伤保险”和传统方面的工伤保险的待遇能够有多大的差别?都需要探索,应当让这种创新保险制度具有与传统工伤保险相当的待遇水平。


信息中心
周热点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